更多新闻 >新闻中心

李天天谈丁香园诊所特色: 第三方合作兼信息化系统

发表于:

9 月 5 日李天天在以医生诊所成长为主题的会议上,再谈诊所的药品、检验第三方合作模式,重点描述与微信打通的诊所信息化系统。
?
今年 10 月 8 日,丁香园将迎来线下诊所的开启,这将是外界瞩目的关于互联网医疗落地的一次试水。在 9 月 5 日由中欧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主办,以「医生诊所,如何成长」为主题的圆桌会议上,丁香园创始人李天天就其做线下诊所的初衷,及其线下诊所系统的具体模式进行了阐释。以下是李天天部分演讲内容的整理。
?
移不动的医疗
?
我们做诊所的角度跟于莺、张强医生非常像,觉得医疗体制有很多的弊端,希望做一些事情满足职业的情怀,用我们的一些想法改变医疗行业。
?
中国的移动医疗大大落后于国外,我们在国外看到的是 APP、可穿戴设备,跟医院的流程结合,它变成了前端收集数据的入口。三年前我们在美国开移动医疗大会时,大家做一个 APP 就可以上台去做演讲者了,现在你去美国开会的话大家会讲 APP,但是一场 20 分钟的讲座当中讲 APP 这部分就 2 分钟,快速讲完,赶快讲我们这个 APP 跟波士顿儿童医院里边的系统怎么对接。我们通过这个 APP 怎么监控了儿童的哮喘,我后边的医生跟护士怎么样通过 APP 干预儿童哮喘患者。中国有一个情况,国内停留在 APP 或者是设备的阶段,没有跟医院、保险打通,当国外已经从 M-Health 已经变成了 C-Health 的时候,这个 C-Health 就是 Connected Health,我们中国还是 M-Health 这个阶段。
?
我们一直有这样一个观点,就是医疗有时移不动,这种移不动,在中国有一个特殊的情况,很多的患者希望在线上的医生直接把我的问题解决,我们会遇到这种情况,自己也是神经科医生,注册的时候患者提问说头晕,怎么办?头晕很复杂,我得先问很多问题判断是什么原因,因为这个头晕可能跟神经科一点关系没有,低血糖也会头晕。结果发现回来的时候问题被抢单了,头晕,肾虚,六味地黄丸。这种有安全的隐患,作为我们正规培训过的医生绝对不敢在网上下诊断,甚至直接给药房,六味地黄丸都超链接了,点一下直接买六盒送一盒。
?
我们认为,这是有可能很好地被移动掉的,包括院内的支付、挂号、电商、慢病管理、化验单查询,原来我今天做完化验,明天还要去拿化验单,现在我可以直接在手机上看化验单了。我觉得外圈这些东西很容易被移动。核心医生跟患者的互动,特别是首诊的患者,在没见到过患者的情况下很难互动起来。
?
而外圈也没移动起来,比如说支付,浙江的邵逸夫医院号称是自己离互联网最近的医院,手机的支付率只有 2.8%。原因很简单,不支持医保,患者在手机上支付全是自费,患者不敢,拿着医保卡马上去医院排队了,你手机支付再方便也不在手机支付,问医保局为什么不能开手机支付,医保局说怕盗刷,怕医保欺诈,用别人的手机直接刷医保了,不是自己的,这个也有道理。
?
再如药品电商,说了半天的医药电商一直也没动起来,希望是越来越渺茫了。慢病的管理也是没有支付方。
我们觉得在互联网上用技术手段、资本手段、满足市场的需求让医疗更好地移动起来,挑战非常大,这个挑战要面对巨大的成本。我们是一家小公司,没有能力应对巨大的制度成本。所以,我们想自己单干,在体制外干,没有一个东西是在体制内改良出来的,所以我想去建诊所。
?
丁香园诊所系统具体什么样?
?
接下来给大家讲一下我们的诊所信息化系统的里边的一些细节问题。总体来讲,是跟微信高度打通,包括诊前和诊后,可以通过微信预约,诊后可以通过微信管理。
?
我们在选址的时候尽可能离公立医院近,越近越好,贴身最好。第一方便转诊。第二,方便医生多点执业,你想让一个医生出来跑二、三十公里,到你那坐诊,挺难的,患者一旦出问题,你想赶紧往医院去转诊离得远也不方便。?
?
我们在诊所模块里设计了许多模块,常规的模块包括电子病历、健康管理档案、临床路径、合理用药等。此外,还有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构建的一些平台,包括患者随访、包括医护人员的 CME,患者教育的科普,保持支持系统,不是简单的进销存的平台,里边是跟第三方的可穿戴设备打通的平台。
?
我们想做的诊所,第一要有标准化流程,第二要充分跟第三方合作,这一点对降低诊所成本,确保服务质量非常有帮助,否则诊所什么都自己建的话,确实成本蛮高。你光是买了设备(不行),你有了心电机你就得请心电科医生,你有了 X 光机你就得请影像科医生,这些都是成本。
?
首先,诊所里面有一个非常小的药房,备有几种常用药,整个药品的处方系统跟第三方药房打通。我们用第三方药房的配送系统、订货系统去开药,我的电子处方给到合作伙伴,公立医院不愿意把处方给出去,我们愿意给,因为对我来讲我没有能力去建那么大的药房,管理那么大的药房,存贮和物流很复杂。我们希望把这些东西拆零交给第三方药店完成。
远程心电,我们有心电仪,但是数据会传给上海的一家公司,提供由医院医生出的报告,30 分钟内出结果。影像我们也买的是数字化的胶片,比传统的贵得多,但是这种数字化胶片可以让你一站式把信息传给第三方影像服务公司,两个小时内出结果。
?
诊所有检验科的要求,我们会准备血尿常规这些东西,但是一些特殊的检查,比如说乙肝五项、心肌酶等等内容我们通过第三方,杭州有很好的第三方公司,可以上门取样品,第二天出结果,用远程方式传给你,不是简单的 PDF,可以做成结构化。
?
诊所内的实时提醒,有很多的平台,有直接喊的,也有在手机上往外弹的,护士成天拿着手机看,防止错过信息。我们觉得这几种方式不太好,而我们用手环做了二次开发,一旦有采血的需求,患者等待超过 3 分钟护士的手环就会振动,她会在手环上看到一些提醒,有一些代码,03 是去 3 号诊室去采血,我们非常重视用户体验,患者在位置上呆着不动,护士、药师、检验医师进来给他做服务。
?
诊所不能搞定所有的事情,要转诊,往大医院转,我们希望把人搬过去,把数据一起搬过去,我们在杭州跟树兰医疗探索,希望用同一套标准,不管诊所内是什么标准,出来的信息是一个符合标准的信息,可以在诊所被读取、医院读取,回到诊所这套信息还可以被诊所读到,形成数据流转。
?
我们希望构建这样的一个闭环,希望走通这个闭环,并把我们的一些经验让更多的同行分享。